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大益茶价已现大跌金融茶模式屡遭质疑 “茶中茅台”大益集团董事

编辑:admin 日期:2022-04-22 17:50 分类:社区 点击:
简介:曾被称为云南茶王,今年55岁的云南大益茶业集团(以下简称大益集团)董事长吴远之突然去世。 12月21日凌晨,大益茶官方微信号发布消息称,吴远之在加拿大旅居期间,因突发脑溢血,经抢救无效去世。目前,大益集团已成立特别委员会,全面负责公司运营管理工作

  曾被称为云南“茶王”,今年55岁的云南大益茶业集团(以下简称大益集团)董事长吴远之突然去世。

  12月21日凌晨,大益茶官方微信号发布消息称,吴远之在加拿大旅居期间,因突发脑溢血,经抢救无效去世。目前,大益集团已成立特别委员会,全面负责公司运营管理工作,公司生产、经营、决策等各项工作均正常进行、稳定开展。

  从一名金融业人士到云南“茶王”,外界对吴远之的看法存在巨大争议。支持者认为,吴远之带领大益集团成功崛起,在云南打造了一家龙头茶企,带动了当地普洱茶产业与当地经济的发展。批评者认为,吴远之开创了“金融茶”模式,将大益茶炒至天价,将茶叶这种消费品变成了金融属性极强的“奢侈品”,而近年大益茶期货频现爆雷。

  实际上,在大益集团正式官宣前,12月20日就有吴远之逝世的信息在各大普洱茶群传播。“最开始,经销商也是懵的,他们也在向集团核实。”大益集团前员工李静(化名)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影响肯定是还有点大的,但是该布局的肯定早就已经布局好了。”李静说,吴远之一手创办大益集团,他的去世自然会对企业造成影响。

  吴远之最后一条微博发布于12月17日:“中日茶道,同出一源,花开两枝,各自精彩!”

  大学时期,吴远之主修的是飞机设计专业,随后又远赴加拿大渥太华大学,学习工商管理。毕业后,吴远之一直在从事金融相关工作,曾在海南省政府经研中心、海南证券交易中心、海南清澜实业股份有限公司、香港海信投资有限公司工作。2003年,吴远之成为博闻科技的董事。

  2004年,大益茶前身云南勐海茶厂实行民营制改革,吴远之就在此时带领团队收购了云南勐海茶厂,开启了大益茶的新篇章,也开启了中国茶叶市场的新篇章。

  在吴远之入主前,勐海茶厂已经是一个拥有悠久历史的茶厂。1938年,毕业于法国巴黎大学的范和钧和毕业于清华大学的张石城带领90多位来自全国各地的茶叶技术工作者到达勐海(旧称佛海)筹建茶厂。两年后,茶厂建成。1976年后,勐海茶厂的“7542”“7572”等产品成为了普洱生熟茶的典范和标准。

  在善于营销的吴远之执掌下,大益茶打开了知名度,后来,大益茶还玩起了饥饿营销,用高调的宣传包装和限量的配货打造出“号字茶”系列,引来“炒茶客”炒作。

  而对于吴远之,外界评价颇有争议,其留下的最大争议恐怕要属他开创的“金融茶”模式。

  在吴远之看来,茶并非消费品,而是一种“奢侈品”。他曾在公开场合表示,“茶,自古就是一种‘奢侈品’,要把大益普洱茶打造成为中国的奢侈品。”

  在吴远之的推动下,大益集团不断强化普洱茶的收藏属性和金融产品的功能。甚至推出了茶叶市场的“期货交易”模式,也就是所谓的“金融茶”模式,助推了大益茶的炒作。

  比如,大益的年份茶,2017年的“轩辕号”这款茶,其出厂价为3万元/件,今年最高峰“轩辕号”甚至涨到200万元/件出头。《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多位熟悉普洱的业内人士获悉,大益茶的普洱知名度较早,市场认可度高,这是茶品本身的竞争优势。基于这种优势之下,藏家也更加喜欢大益的普洱,便有了市场价值和收藏价值。

  今年6月,大益集团宣布新茶“2021仓颉号”上市,官方配货价是7万元一提,零售指导价2.18万元/片。在到货十天期的最后一天,“仓颉号”价格一路飙升,从7万元的出厂价已经涨到了20万元。

  疯涨的价格加之极少的现货,一度导致广州芳村出现茶商堵门、抢茶等肢体冲突事件,并引发监管介入调查。

  7月,多名芳村茶叶交易平台的经纪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云南大益给经销商渠道的“仓颉号”配货量为6000提,但实际流通到“二级市场”的数量则不到1000提。像大益仓颉、轩辕这类的新茶,足够稀缺,以大益专营店的规模为标准,每家店的配货比例均不一样。

  “通常大店的配货要比小店多。”当时,一名已从大益茶离职的前员工透露。实际上,成为大益专营店的门槛较高,据其了解,现在加入大益要有上千万元资金才行。

  目前,吴远之开创的“金融茶”模式所造成的问题,并非浮在表面上的“炒茶”那么简单。

  不久前,余明曾接到一个朋友的咨询,他这位朋友加盟了大益茶的门店。在加盟时,大益茶对其承诺,如果开店后两三年没有把产品卖出去,公司将把产品和店面整体回收,还会按照一定的利率支付相应利息。

  然而,这名加盟商意图退店时,却遭到了公司的拒绝,对此,余明律师分析认为,大益茶的经营模式存在一定的风险。在他看来,大益茶并没有将茶叶视为一种消费品,而是一种金融投资品。

  “这个圈子比较隐秘,只做熟人圈子,合同做得比较隐秘,表面看就是开个茶馆,可以喝茶。卖得最便宜的也是一饼几百几千元,高的也有一饼几十万元,每个城市店铺不多。”余明介绍。

  而“金融茶”运营模式中,大益集团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余明认为,“对于此类模式,公司肯定知情,要提供宣传,加盟店装修统一,返本付息也是公司背书。”

  “现在大益茶在朝大健康方向走,其他的我也不清楚了。”李静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实际上,大益茶的市场价格波动已经出现。根据百家赋大益行情网截至12月20日20时的数据,大益大盘指数下跌5.56%。像比较热门的“仓颉号”大跌超20%。20日,大益“2101仓颉号”降价35000元/提,降幅28%;“2101仓颉号”礼盒版下跌25.92%。而从一周走势看,1901国宝贡饼下跌30.2%。

  记者注意到,仓颉号和国宝贡饼都是大益茶今年被爆炒的品种,一度登上热搜。不过整体来看,大益指数行情全年下跌13.52%,高点出现在今年3月。又有两家江夏企业将享受本地高校提供的人才支持澳门彩资料开马结果